位置: 送体验金
作者: 管理员 来源:原创 关注: 时间:2015-08-05 18:40

“阿新你怎么了?”阿湖顾不得捡拾项链赶紧睁开眼睛转过身来问我。

美女主持人罚时结束回到了座位上。在那之后我的境遇依然没有改观。和之前一样我也拿到了许多不错的底牌但胜利的天平、每次都倾斜向了与送体验金我相反的方向。虽然我还能够保持足够的清醒、冷静和镇定;对每一把牌做出正确的判断;不断忍痛弃掉我的大牌但我的筹码数量却一直在送体验金减少。

阿湖轻轻的松开我垂下头对我说道:“我去补下妆你去开门。”bsp;我开了门并且告诉堪提拉小姐我们会马上去酒店外和她会合。然后她离开了而我则回到刚才和阿湖站立的地方重又点上了一支烟。

“是的托德-布朗森先生。”

我和杜芳湖点了点头德州扑克确实是一项很沉闷的游送体验金戏;尤其送体验金是当你不懂它的规则时更是如此。

门“呯”的一声被关上了;这个时候六十万八千美元的筹码也整整齐齐的放进了盒子里;我把送体验金筹码盒推向杜芳湖;她端起这盒子站了起来;默默的跟着我走出房间;在兑换筹码的时候她轻声问我:“阿新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送体验金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我和那位白衫金女人的筹码依然不相上下。而我已经开始怀疑在另一台电脑前坐着的是某位成名已久的巨鲨王了。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5 送体验金